首页 >> 学生征文|校庆之光 >> 2016年校庆优秀征文:百廿交大

2016年校庆优秀征文:百廿交大

来源:西安交通大学彭康书院 时间:2016-05-10 浏览: 839 次  

作者:能动45班 林垚

 

历经过苦难的创伤
厚重的岁月背负时光的行囊
跋涉过历史的河山
崭新的纪元里欣然歌唱
徐家汇的一滴水浸润一份希望
轻巧地燃起轻巧的微光
怀向西而安之心,揽卓然而立之志
坚定地踏上坚定的远航
伟岸即成峰峦
澎湃自汇河川
而你将你的百廿光年珍藏
对我娓娓诉出那些情肠
那时光如梭,光影如昨
那一朝沪港,一朝汉唐
 
扎根于老陕的热土
古城的钟鸣奏出全新的音符
凝望着学子的才思
典雅的校园里千帆竞渡
兴庆宫的一片绿点染不凡之路
遥远地展望遥远的征途
处世以精勤果毅,立身以敦笃忠恕
明媚地扬起明媚的舞步
清新闹醒黎明
安宁守护群星
而我将你的百廿光年悉数
向你侃侃道出那些幸福
那花开花落,寒来暑往
那一季樱花,一季梧桐
 
 
  1896年,光绪22年,清末民初,时局动荡,盛宣怀于上海徐家汇创办南洋公学,几年内,南洋公学发展为兼具小学、中学、大学以及师范类的学校。似乎是受到国家的青睐,铁道部将其纳入管理,又似乎是生不逢时,本该落地生根,却不得不因为战火几经辗转。一直一度迁至重庆,以免战火波及到这无辜的学府。
 
  仿佛一个闯荡的青年才俊,在失魂落魄中求得安身立命之所,在那里重振理想。
 
  1946年,战火平息的日子,交通大学回到沿海,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
 
  10年后,交通大学主体迁往西安,绿藤扎根于黄土,古城背负上了新的教育使命,一朝沪港,一朝汉唐。
 
  多少苦难的记忆被写在时间里,如同一本厚重的历史书,每每翻开新的一页,旧的篇章就被覆盖,随着一代代的人而消减。然而眼泪不会被时光浪费,它把泪痕刻在自己心里,直至在自己的生命版图中刻出雕栏画栋。
 
  西安开始迎来经济的迅速增长,昔日盛唐朝都城成为西北地区经济枢纽,向西北辐射着自身的优势。
 
  又一个甲子年转瞬即逝,时至今日,再没有风雨飘摇之感,古城西安的脚下,地铁如巨龙般穿梭,不知疲倦地运送着忙碌的人们,兴庆宫旁一片安宁,图书馆古朴的钟声日复一日为学子报时,校园里来来往往的学子,道路两侧静立的泡桐。
 
  细心地学子会发现泡桐已开始向主楼四层张望,爬山虎逐渐攀上了中一楼顶,航院门口再次多出飞机模型,周遭之景静默地改变着,以适应校园里年复一年的变化。唯有看似无人问津的校史馆,还格格不入地守护着自己的过往。
 
  常会有校友归来,时过境迁,看看自己曾经的身影究竟驻足于哪一个角落,又在向哪里奔跑。
 
  每逢初夏,这个校园又要上演离别,早已在入学时就决定的时刻,又显得那么突如其来,猝不及防。一届届学子带着微笑,怀着眷恋,以及同属于自己和交大的故事,千姿百态。
 
  时间,是一个巨大的账户,我们将每天的生活琐碎存入,化作记忆的固定资产,那些年轻时无意存入的酸甜苦辣,当它们终有一天成为未来价值连城的资产时,我们已不再年轻。
 
  诚然,交大仍期待着更进一步,这是一种对未来的期许。厚积带来薄发,西部创新科技港等待着向世人揭晓的一日,每一份努力都等待着时光的见证。
 
  风云两甲子,弦歌三世纪。此刻我们共同见证了百廿交大的庆典。
 
  惟愿在若干个花开花落,寒来暑往之后,还能目睹这一季樱花,一季梧桐。

读过这篇文章的朋友也读过下面的文章: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