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生征文|校庆之光 >> 2016年校庆优秀征文:一个校徽的爱情故事

2016年校庆优秀征文:一个校徽的爱情故事

来源:西安交通大学彭康书院 时间:2016-05-10 浏览: 514 次  

作者:光信息31班 高睿孺

 

  那是1973年的冬天,寒假伊始,他便急匆匆地踏上从西安回家的旅途。虽然还要将老乡的礼物带给同县的家人,但内心的喜悦让这点奔波也显得无足挂齿。当他在省城转乘上通往县城的列车时,谁也没有想到,一个浪漫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坐在对面的是一位正在低头读书的姑娘,明媚的阳光透过车窗,照在她晶莹的眼眸上,美丽而又文静,直叫他看得痴了。
 
  姑娘仿佛也注意到了他,微微的抬起头笑了笑,却更加动人。
 
  原本迫不及待的心情此刻烟消云散,只想列车慢一点,再慢一点。
 
  可那是一个含蓄的年代,两人都没有开口。很快火车抵达了终点,他们匆匆别离,消失在人海。回家后,家里人介绍了一位姑娘给他。还在想那位女子的他本不愿相见,拗不过母亲还是去了。
 
  是她,就是自己心中朝思暮想的她。
 
  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像是上天注定的缘分。直到1976年两人正式成亲,那个姑娘才说出了真相:当时的她是看到了他胸前的校徽,白底红字的写着“交通大学”,回到家后托家里人四处打听西安交通大学的大学生,又特意托人介绍,才制造了这一段看起来不可思议的天赐良缘。
 
  故事的男主角是交大72级电机系工业企业自动化专业的校友邱洪昌先生。在120周年校庆期间邱伯伯也回到了母校,既与同学相聚追忆似水年华,又不忘感受双甲子的壮丽凯歌。我很有幸在这期间采访到了邱伯伯,还挖掘出了好多珍贵的照片,请听我慢慢讲述一个有情怀的故事。
 
  邱洪昌,生于1949年建国前夕,1966年6月进入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半工半读技术学校学习工作,1972年在工厂的推荐下,以第一届“工农兵大学生”身份进入西安交通大学学习进修,与交大的缘分也就此展开。(“工农兵大学生”又称“工农兵学员”,特指在文革期间进入高校学习的学生群体。)
1

(珍贵的毕业照:最高排左九为邱洪昌先生,仔细观察有没有发现眼熟的人呢?照片中最高排左一是我们的前校长郑南宁先生哦,还可以找到最下排左六为上海交通大学前党委书记马德秀女士)

    
  据邱伯伯回忆,小编大致勾勒出了当年的学校地图。好多楼的位置与现在别无二致,当时的梧桐树就已经郁郁葱葱,两侧的樱花也初具规模。小编通过老照片惊人的发现图书馆的北门和现在几乎没有区别。真的忍不住夸赞一下我交的古朴与深厚。
2

(图书馆照)

 

3

(北门照)

 
    邱伯伯还感叹了美好的大学时光。腾飞塔旁,第一次看了电视,还清晰的记得《卖花姑娘》中那婉转动听的歌声。南草坪的露天电影,一直是学生们津津乐道的最佳休闲娱乐项目。兴庆宫成为了学校的后花园,粼粼湖面映照出惬意的散步时光。大一在延安的拉练,也令人格外难忘。

(兴庆宫照片)

 
  交大从西迁建校起就一直是国家计划中的重点高校。邱伯伯说当年他上学的时候国家就会给每人每月发放定额伙食补贴,即使当年的食堂是每人定量供应,交大也一直能保证学生们的充足饮食;此外,国家每月还会发给每人3块钱的零花钱,3块钱的零花钱现在看来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在那个香烟只要8分钱的年代,3块钱显得弥足珍贵。

 

(当年的学习资料)

    
  邱伯伯说:学校在方方面面教给同学的实在太多太多,难以用语言完全描述清楚。
 
  当年在交大学到的知识,很多都能够运用于后来的工作中,做到了真正的学以致用。据邱伯伯回忆,在交大学到的机床自动控制技术,对他之后的精密仪器测量和加工工作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当年,交大的学术氛围就很浓厚,这启发了邱伯伯技术革新的思想。当时在精加工车间的精密镗床需要直流电供电,过去一般是通过交磁放大机组把交流电转换为直流电,但是这种转换机制会产生非常大的噪音。邱伯伯运用可控硅,运用整流系统把交流电转化为直流电,这个过程大大减少了噪音污染,完成了科技创新。虽然这与邱伯伯自身的刻苦钻研密不可分,但学校的培育也是功不可没。
 
  交大浓郁的学风还影响他形成了自己严谨的工作作风。邱伯伯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一直尽心尽力,在质量技术监督局工作直到退休,把交大校训中“果毅力行、忠恕任事”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
 
  邱伯伯在采访的最后表达了自己最诚挚的祝福:祝母校120周年生日快乐!愿西安交大成为西北、国家乃至世界的一流大学,永远枝繁叶茂!同时也祝愿交大的莘莘学子能够在校园中积蓄力量、不断向前,都能学有所成,成为社会的栋梁之才。

读过这篇文章的朋友也读过下面的文章: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