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苗

来源:西安交通大学彭康书院 时间:2017-07-20 浏览: 554 次  

       我叫苗苗,来自南方的一座小村落。苗苗这个名字是我阿爹(爷爷)起的,他说女娃娃名字越简单,越好养活,我还有一个姐姐。在阿妈阿爸生下我的两年后又给家里添了个男娃,阿爹高兴的整日守着我这个小弟弟,并在阿弟满月时向村里公认最有文化的许阿爹求了个男娃名字。

      阿爸在阿弟还没满周岁时就去广东打工了,阿妈和阿姐忙着照顾家里和田地里的庄稼。春日里,我和阿弟在村子旁的土堆上采野花,阿妈和阿姐在水田里插秧;夏日里,阿弟总是不听话,在晌午偷偷跑到村头的荷塘里钓河虾,惹出一身的痱子;秋日里,我学着阿姐的架势,一刀一刀的割下刚成熟的稻子;冬日里,我和阿姐阿弟到附近的山头上捡一些枯树枝,带回去给阿妈做饭用。这真是个好生活,我想。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转眼我就到了上大学的时候。我考上了交大,很有名的学校,阿妈阿爸很高兴,请了很多亲戚朋友来家里吃饭,阿爹更是逢人便夸他这个孙女如何如何好,说是当年起了个好名字,不仅好养活,还很有福气,村里的人也都纷纷夸赞。第一次走出家乡,阿妈放心不下,便让阿爸陪我一起走一趟。坐了一天的火车,阿爸拍拍早已酸疼的腿,说:闺女,咱们到了。终于到了,我想,这火车真是个累人的车,远比不上家里的木架车。

       开始了大学生涯的我很是开心,好多新鲜事物等待我去探寻。我加入了一个支教的志愿者社团,几乎每周都会去教孩子们的作业。那些孩子有的是残疾,有的是家庭贫困,有的是服刑人员子女,看到他们,总想起我的童年生活,虽然物质上十分匮乏,但过得很是愉悦,我想把这份童年的快乐带给这些孩子,特别是那些服刑人员子女,他们总是很沉默,很害怕,不愿与人亲近。所幸在慢慢的相处中,我和大银产生了很深厚的感情,大银的爸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就锒铛入狱了,留下她们兄弟姐妹四人孤苦无依,她被送养到儿童村,被迫与亲人分离。大银总是很喜欢送我很多她亲手做的手工品,比如千纸鹤、水彩画,缠着我让我给她讲故事。一年的相伴很快结束了,我要走时,大银抱着我的脖子,亲了亲我,说开学时很想见到苗苗姐,我说肯定会见到的。

      大学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轻松,一开始会觉得事情很多,零碎而又繁琐,后来却也慢慢喜欢上了这种生活,充实而又纯粹,像一小小的树苗在拼命地生长。整个大一,我都在和很多优秀的同龄人一起努力,我想在这风华正茂的年纪里,理应要以知识力量武装自己。大一结束时,我取得了一份不错的成绩,给整个大一学习生活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在这里有很多优秀的老师,我可以近距离的接触他们,学习他们的科研精神,领略他们独特的人格魅力。岁月匆匆,时光一晃而过,我想也该规划一下自己的未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继续努力的学习,好好的生活,同时,希望在大三或者大四的时候能够到国外交流、学习,感受不一样的风土人情和教育模式,开阔自己的视野,成为一名研究型教师,为民教书,为国科研。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希望自己能全面的成长,不仅仅是在学习方面的成长,更多的是去培养自己独立思考、理解这个世界的能力,从而拥有更多的人文情怀,争取为社会做些贡献。

      窗外艳阳高照,想起家乡此时应是漫山遍野的一片青葱,不觉想念起阿妈的做的饭菜,便匆匆坐上了归家的火车,那熟悉的轰鸣声再一次在耳边响起,蔚然一笑——

      苗苗长大了。

读过这篇文章的朋友也读过下面的文章: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