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活动|学生征文|新闻报道 >> 【感恩特辑】始于槐树,行于不止

【感恩特辑】始于槐树,行于不止

来源:西安交通大学彭康书院 时间:2017-05-16 浏览: 755 次  

       能动51 李宗泰

timg

       属于一个家族的故事,往往埋没在历史之中,或是在一个个先人离去之时随他们记忆的消散而逝去。若不是这项作业,似乎我也不会去试图看看家族的故事。

       寻根访祖,其实早在我祖父年轻时便与几位哥哥一道专门寻访过。说起这个在散步时听祖父讲述的故事,还得先回到中国古代明朝初期。在经历了南宋、元朝代更替的战乱,以及元末农民起义的战火,和在这人祸之间不时出现的天灾——旱涝、虫灾,中原地区的老百姓逃的逃、死的死。本是全国中心的中原地区变得人烟稀少、破败不堪。明成祖为了恢复中原的富饶,从临近的山西地区大量向西移民。自然,安土重迁的思想使得百姓很少自愿移民,绝大多数都是被官兵强行押送至中原地区的。

       在这些被迫迁徙的人之中,传说一部分人是被地方官诱骗至今山西洪洞县大槐树附近而被押送走的。这一批被押着向西迁徙的人群中,其中就有李氏一门三兄弟,一路西行走来,大哥留在了陕西眉县、二弟去了甘肃两当、三弟则到了四川松潘地区。我们属于陕西眉县这一支。

       我的祖父年轻时好学,一路求学并考上了西北政法学院,大学毕业后曾在广东、贵州和陕西三地工作。他的大哥二哥都是1949年以前参加中共闹革命的。我的祖父曾和几个哥哥一同探访过甘肃两当,寻找明朝当时的三兄弟中二弟的后裔。但不走运的是,找的人否认他们是那一支的后裔,也否认他们之间的亲戚关系,而我的祖父与哥哥们却对此深信不疑,这一探访最终败兴而归,再未重新试图联系过。

       我小时候随祖父数次到过眉县老家,大致有一些不完整的记忆。与祖父辈的寻访不同,我的这次探访,并未经历实地考察,主要来自长辈的讲述,以及对互联网上相关信息的检索。成祖以前的家史已经难以查找,就算移民之后的历史也少的可怜。最早我们家并没有书写下的家谱和故事,都是由一代代父子口授传下来的,后来被族人记录下来写在李氏祠堂的墙上。由于种种原因,我未能亲眼一见。但大致李氏一族自那时起世代务农,从未离开过陕西眉县那个地方,也许有先辈尝试过,但应该是没有成功的例子。没有什么大宅子的遗迹,这也许表明祖上也许并没有什么显赫的人物出现。而这一切的改变开始于我的祖父辈。

      自汉代独尊儒术,及隋唐开科举之后,读书,便成为中国古人改变命运的唯一方法。儒家思想上千年来一直统治着中国历史,中国的读书人总是将自身与国家和民族命运紧紧相连在一起。我祖父的家乡——陕西眉县横渠就出过一个大思想家,他就是关学大儒张载。而我的曾祖父,虽大字不识一个,但流传在中华民族血脉中的传统文化的影响,以及对子女们未来过上美好生活的期盼,使他坚持供子女们读书学习,最终除我祖父的三哥之外,其他祖父辈们都进入了城市,有做国家干部的,有做工厂工人的,改变了世世代代一成不变的命运。

      我的祖父退休后将他几十年来写的一些文字整理并结集成册,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关于我祖父求学的小故事。在他上小学的时候,学校不在村子里,而在几十里之外的地方。有一年冬天,赶上下大雪,山上路上全是厚厚的积雪。其他村民都认为这么冷,孩子不用去上学了。但我的曾祖父叫醒他,并给我祖父一把木锨,让他自己将路面上的积雪清出一条路出来,去上学。“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也不过如此,我的祖父凭借着同宋濂一样的求学之心坚持了下来。后来他回忆道:“如果当初不是这样,我现在还在农村当农民。”这个故事包含了两代人的精神,来自父亲严格要求,来自儿子的好学,以及来自父子二人的坚持。这一切不只发生在一代人身上,还流传了下去。我的祖父把我的父亲和他的两个兄弟也培养了了出来。在我祖父看来,他这一生最大的成就不在于工作时侦破了多少疑难杂案,而在于将三个儿子培养上大学,成为对国家和民族有用的人。

     《史记 陈涉世家》有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也许与绝大多数其他的中国家族一样我们并没有显赫的家史,但历史却又不断被一代一代的后辈延续。我想,我正好处在这个合适的时机之中。两代人的积淀,不就是为了我们这一代的勃发吗?我想,这就是此次寻根的最大收获了。

读过这篇文章的朋友也读过下面的文章: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