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活动|新闻报道 >> [感恩特辑]《寻根文集》序言

[感恩特辑]《寻根文集》序言

来源:西安交通大学彭康书院 时间:2017-05-08 浏览: 245 次  

 timg (3)_副本

       适闻彭康书院组织学生以寻根为主题撰稿,汇成《文集》,付梓之前,我读到其中部分作品,深有感触,遂有意参与其中,吐露自己的心声。

       从年轮观之,对于在校大学生,我已是祖父级别,亲身经历了这个共和国发展之全程,无论是家庭结构、所受教育,还是在不同历史时期所积淀的个人心境,皆与年轻学子迥异,即使在我在弱冠             之年,所观所思,与当今同龄人几乎毫无共同之处,难以类比。所以现在的孩子们很不喜欢听到长辈以“想当年”开头的冗长话语。这当然是六十多年来社会之巨大变迁所致。我们必须认可这样的局面:既然不可类比,就不必固执己见,否则被讥为“刻舟求剑、胶柱鼓瑟”,便是必然的了。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不管处在什么环境,每个人都会已不同形式接触和回顾过去。从某种意义上说,过去的经验往往镜像地映照着未来,尤其是在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先辈,与生于彼、长于彼的家乡、故土的亲密接触中,所获取的历史信息,总是很自然地与自己的思维与言行融合在一起。

      甲子之前,我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官员家庭,降临地(湖南长沙)与祖籍地(安徽全椒)相隔千里之遥。但我并未在湘江之畔居住太久,在有准确记忆之前,便随父母北上,在京畿度过童年。小学之后,因政治原因,父母不得不“支援贵州建设”, 遂举家南迁,在黔之地度过十余载。现在的中青年难以理解的经济困难时期、“文革”、中学生下放农村当“知青”等重大事件,我都有幸在这个全国最为贫穷落后的偏远山区完整地经历了,而且其间数次历险,皆得以幸存。直至1977年,我奋然参加了“文革”后首次高考,以“出身不好”的政治背景入读高校。毕竟国家进入新时代,此后阶级斗争未再提及,我作为“老三届”中挣扎到最后的“黑五类”,竟长积短发,一口气攻读硕博,于1987年获得博士学位,成为一名高校教师,继而从事诸多不同的职业。在高校连续苦读十载,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运。

        由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特殊政治环境,我的家庭、家族均处于十分危险之境地,老一辈或被迫害致死,或被戴上“反动”帽子,而“永世不得翻身”,遑论保存和继承先辈精神和物质遗产。所以我自幼不曾有过“家训”之概念,只是父母在日常生活中轻描淡写地说到过去的故事,或者对自己的为人处世予以点拨,但大多是要求我“说话做事应谨小慎微,如履薄冰;要随大流,人云亦云;切不可出头露面,万不要领头扛旗”等等。当然,即使如此,现在听起来颇为消极的家庭教育,对我后来的工作和为人,仍然起到颇为积极的作用。

       父亲不时说到他大学时的国文教授胡适上课的情景,后来我便特别留意胡适的作品和事迹,有一次在《胡适日记》1中竟然发现胡适提到我父亲。父亲经常对我讲述祖父邱景章轶事。祖父是前清末届(1904年)进士,曾任宝庆知府。民国初年返回祖籍地,创办了全椒中学,亲任首任校长。但他英年早逝,我不曾见过。父亲说,甲午海战的惨败,《马关条约》的缔结,使祖父的思想受到很大震动,发觉先儒经义无法拯救羸弱的国家,转而研究东、西方新思想、新科学。他拥护“康梁变法”,置清廷禁令不顾,提出“护民智,厚民生,伸民气”的治世之策。中华民国成立后,祖父特撰长联,镌刻于全椒古迹奎光楼上,轰动一时,联曰:

政革卯酉,统通丑寅2;恨老天忒不仁,忍抛却四万万黄民,任南拉丁、西条顿、北海斯拉夫,伺隙争来;攘攘几家儿,腾踔中原,吁何劫运?

 尔雅方言,春秋朝报3;愿吾党4休自馁,好准备一双双赤手,算椒伍举5、棠6专诸7、阜陵8范亚父9,留芳未艾;区区百里境,诞育英杰,是我乡风!10

       上联以历史为镜照,痛批旧制度之腐败,揭露西方列强入侵中华、蹂躏我土我民之罪行。下联俯视时局,激励新成立的国民党奋发图强,号召继承全椒历代豪杰之传统,教育后人,发扬优良乡风。

       此联至今读来,依然令人振奋,我经常用来教育我们家族的后代。依照明清两朝惯例,历届科举考试之后,朝廷皆在北京国子监孔庙中专门立碑,将全部及第者之姓名、籍贯刻于碑上(即明清进士题名碑),以资纪念,并供瞻仰。我祖父的名字便在其中最末一尊题名碑上。每年春节,我都以家人、家族名义,前往孔庙,祭祀祖父。这也可算作我的寻根吧。

       回到彭康书院的《寻根文集》。书中收集的是同学们从故土故乡和家族先辈那儿获取的信息和思想,通过亲身体会写出的文章,实在难能可贵。我拜读数篇,觉得十分清新,颇受启迪。例如:

       张思源同学来自哈尔滨,他太爷爷的坎坷,父亲的严厉,小姑的才学,使他打下了诚实、礼貌、勤奋、内敛、沉稳的性格基础,并且懂得了“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顺我复我,出入腹我”的深刻道理。

       李柔佳同学从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苦楚经历中和碎细足迹中,学会了珍惜、知足、感恩,不忘初心,勇往直前。

       常天卓同学引用了常氏家训中的警句:“凡语必忠信、凡行必笃敬、饮食必慎节、字书必楷正、容貌必端庄、衣冠必肃整、居处必正静、做事必谋始、出言必顾行、常德必固持、然诺必重应、见善如己出、见恶如己病。” 有此家训,何愁族裔不兴旺?

       陈岱琪同学祖先由大陆赴台,至今已经是22代,而台湾家乡之陈氏香火未曾中断,虽然他发现近年祠堂里虔诚祭祀的族人(尤其是年轻一代)渐渐稀疏,但“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的朗朗诗句让他觉悟到家族的根还在深深地往下扎,自己则肩负着枝繁叶茂的历史重责。

       陈思宇同学历数陈氏先烈之英名:春秋之陈完,西汉之陈平、陈汤,汉末之陈琳,唐之陈子昂,宋之陈文龙,新时代的陈赓(我在此替作者补充一位——当代著名的伟大学者陈寅恪),这一系列名人,连缀成一片璀璨的星空,激发后代奋进的凌云壮志。

       李卓群同学有一位令人尊崇的老红军祖父,他有幸在家聆听英模先辈讲述英雄事迹,感慨之中,他觉得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正如他所述:知祖辈艰辛,方知吾辈应砥砺前行;无论遇到什么压力,都能豁然开朗。

       古人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11,“积德之家,必无灾殃”12。我相信,书院的每位同学都从寻根中发现自己家族、故土的善与德,《文集》收集的成果,可谓篇篇精彩,字字珠玑。若干年后,毕业生们回到书院,翻看当年自己的寻根作品,该是多么的感慨!这是书院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希望每届同学都能在此基础上发扬光大,为书院的文化建设增添色彩。

        是以为序。

 

                                                                                                                                                   丘 进

                                                                                                                                       2017年初春  于北京

 

 

注:

1、见《胡适日记全集》1934年2月14日所记。

2 、“政革卯酉”两句,意取《诗 · 汜历枢》,盖指光绪二十四年戊戌变法。

3、朝报,指官府公告,亦指官书。

4、此指国民党。

5、伍举,春酒楚灵王大夫。

6、棠,古地名,在全椒境内。

7、专诸,春秋时名士,以刺吴王著称于世,《史记》有载。

8、阜陵,在全椒县东南。

9范亚父,即范增,项羽谋士。

10全椒文人中,还有极力反对科举制度的吴敬梓,后因其《儒林外史》更为著名。

11、《周易·坤》。

12、陆贾:《新语 ·怀虑》。

 

 

读过这篇文章的朋友也读过下面的文章: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