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活动|新闻报道 >> 【感恩特辑】寻根

【感恩特辑】寻根

来源:西安交通大学彭康书院 时间:2017-05-05 浏览: 131 次  

timg (7)

谁怜黔突炕,

故事论苍皇。

时荒寻根处,

畔水与天长。

 

      寻根,寻根。蜿蜒盘绕,无头无尾,无边无尽。从何而来,又到何方去呢?

      小时候,曾听老人说:“人是有个来由的,你从哪里来,前世里的是非因缘,生死簿里都是录得清清楚楚的。”因着人们相信前生来世,似乎生在这世上,就有许多状似缥缈无由的根源,与每一个家族紧紧牵连,连出一片含着血肉的过去与祖辈。那时,我常怔怔地盯着大人们在清明时节来来去去,燃香供祭。贡台上整整齐齐地叠着蒸得白软的甜糕,去了毛烤得酥脆的家养鸡,还有横横竖竖卧在篮里的大鸡蛋,一旁红烛火光荡荡,仿佛要晃到人的心里去,那是祖先的名字。

       入学,习古文的时候,发现不论是《诗经》里的国风,还是《史记》里的人物列传,总有大篇幅的祀典与祭拜记载。“诗言意,歌长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能谐,毋相夺伦,神人以和。”古人述礼,一为治国,一为祷祖。老师告诉我们,中华文化一脉相承源远流长,这传承的根,就在于人们对祖先的敬畏。人不过是蜉蝣,宇内茫茫天大地大,只有找着了根,才不是漂转世间的浮萍,才有诸多种种的流传后世,唱传不息。

      “人不能忘本哪!”耳熟能详的警句,带着古老的叹息。不论是曾经五朝来拜的辉煌,还是八国侵略的耻辱,都是我们要寻的根,埋藏在血脉的史。“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寻根,翻开时间流淌的痕迹,耳边仿佛听见战马嘶鸣,刀枪乒乓,因此才会珍惜如 今的海清河晏,太平安乐。然后期待另一个辉煌。

      寻根,不单是世界,是国家,还是人——历史进程中小小的“我”。在一次归乡期间,我有幸得阅家中族谱。书是新近翻印的,还带着淡淡的油墨味。最后一页赫然是我的名字。我摩挲着那个尚新的字,然后从后往前一页页地翻,名字渐渐变得陌生了起来。我看见一条长长的树根,串起了一个家族的兴衰更替,比沧海桑田还更让人捉摸不透一点。

       我站在老屋里,爷爷指着在柜角已积了一层厚灰的煤油灯,说那是他结婚时别人送他的。“现在估计用不了啦!”他笑着说,“不过你屁股底下的那个凳子是我小时候吃饭用的。”我倏的一下站起来,对那不起眼的小矮凳顿生敬佩之情,感情它已经承载了三四代人的屁股了。爷爷慢吞吞地弯下腰,把那小板凳翻了过来,示意我看。背面似乎模模糊糊刻着字,爷爷道:“那时刚从先生那学会了个字,就顽皮刻在了上面。”他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轻声说:“邱,那时就这个字记的最好。”他的目光变得悠远深长,也许是少年时光和这个亘古长远的姓揉在了一起。最后去了趟爷爷小时候住的屋子,只可惜早成了危楼,再进不得人了。往里望去,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墙外的荒草绿得侬侬艳艳的,是个一派生机的样子。

       外公是个退休老兵,平时挂着一副不苟言笑的面孔,但是在给他的小孙孙们讲述当年的峥嵘岁月之时,总是眉飞色舞,表情生动极了。外公家改革得比较彻底,家里的旧物等大都在解放时充了公,只剩了一堆尚有听众的故事。“过去,我背个自己缝的小书包上学。那时上课的好多课本,都是自己抄的。我们有个数学老师,那个老师厉害的很。你要是上课不认真听,他背着手一支粉笔扔过去,不偏不倚,正中你的脑门中间。哈哈,你就不敢再搞小动作了。”我听得津津有味。外公那里把讲故事叫“摆龙门阵”,家里没有食不言的规矩,所以每次爷爷都在饭桌上摆龙门阵。讲他上书院,当兵,后来又遇上三年自然灾害,大跃进,文革,到最后改革开放。外公的生平就好像一个缩略的中国解放后近代史,寻寻觅觅,然后有了我妈,有了我。

       寻根问祖,追藤索木。自人类诞生以来,就从未停止过追溯历史与源头的脚步。仿佛甫一出生的婴儿,急不可耐地渴求母亲的气息,这是生命之根。而灵魂之根,在华夏传承的血脉里,悠悠向前,历久弥新。

       寻根,寻根。从历史里来,到未来那去。

                                            

                                                                                                                                                                    英俄61   邱舒颖

读过这篇文章的朋友也读过下面的文章: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