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活动|新闻报道 >> 【感恩特辑】巢

【感恩特辑】巢

来源:西安交通大学彭康书院 时间:2017-05-02 浏览: 129 次  

作者: 张思源

 

 

timg (1)

 

(一)树杈

  我是个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但我的籍贯,却是河北省的抚宁县。我的家族很平凡,没发生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件,没出过什么名留青史的前辈,但说到家族是如何从河北迁徙到哈尔滨的,倒可以联系到中国上个世纪著名的人口大迁徙——闯关东,为我的家族也添上了几分传奇色彩。

  清末民国时候,黄河下游的许多省份天灾人祸不断,为了谋生,很多人举家向当时人烟稀少据说是“棒打狍子瓢舀鱼”的东北。闯关东的艰难现在已经无法切身体会,但当爸爸为我讲家族这一历史时,我心中顿时对当时的先辈肃然起敬。

  我的家族很平凡,其中最传奇的一位,应当是我的一位太爷爷。太爷爷在战争时期做过哈尔滨某个不大不小的职位,在战争中,勤勤勉勉攒下了不少家当。东三省被日军占领后,太爷爷带着妻儿去乡下避难,将全部家当寄存在了他的好友,某个药厂的老板家里,只带走了一小茶杯首饰。可待局势稳定,它回到家中,却发现“好朋友”带着他的家当早已人去楼空,原本还算富裕的家庭顿时开始生活艰难。不论是乱世,或是太平盛世,人性中贪婪狡诈的一面从未消失。只是,乱世中的受苦受难的人民遭遇背叛与欺骗无从申诉。如果乐观的人遭遇这个坎坷,消沉一段时间,叹几句“世道艰难,能平平安安活着已经很好”,然后就白手起家从头再来。然而,偏偏太爷爷身体不好而且性格耿直,听说这个消息,当时便吐出一口老血,从此缠绵病榻,最后郁郁而终。

  太爷爷的故事也是爸爸讲给我的,我小的时候听完,只心疼那些被拐走的金银细软,古玩字画。而现在,空闲的时候想向起那一段昏黄的往事,似乎也能体会出一两分那些出生在战争之中的人对自身命运浮沉,对家族兴衰更替,对国家动乱危亡却无可奈何的辛酸无力。

(二)枝桠

  论起家族里最有文化,且让我又爱又“恨”的人,是我的小姑姑。我的小姑姑自称才女中的美女。因为自古以来,凡是才女,大多长的不那么尽如人意,而我的小姑姑从长相到性格脾气,再到才学,无一不符合人们心中对才女的印象。姑姑小学的时候写过一篇描写大海的文章,被家里一有些墨水的长辈看了,当即“惊为神作”,因为她从未去过海边。姑姑如今在北京扎下了根,有幸福美满的家庭,若说姑姑一生中唯一的遗憾,就是当年高考时,因为家里人没有经验,报考失误,没能去上自己喜欢的大学。相比姑姑“跳进了高考的坑”,我是“借了高考的光”。我没有姑姑天生的好文笔,没有姑姑可以秒杀别人的智商。能进入交通大学,又作为这一代唯一的女孩而被家里人处处与姑姑相比较而生出的斗志;有十二年来对应试教育套路的几分熟悉;更多的,是姑姑的故事告诉我的:万事皆是身外之物,只有知识,深植于你的头脑,任时代如何变迁,也不会离开。

(三)衔泥

  家族,这一词带着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深深的烙印,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是源自血液的对家的思念,对家人的牵挂。小时候,爸爸,叔叔,姑姑们都很年轻的时候,在哈尔滨的每一个春节都是那么的热闹。除夕之夜,门口的客人的鞋很轻松的溢出鞋架,乱乱的铺满了玄关处的地面。外面是厚厚的一层能没住脚踝的洁白的雪,在轰隆隆的烟花光亮下,被镀上了一层红红黄黄的光。

  而一年一年后,我长大了,童年里最最期盼的春节不知不觉,一年年冷清了下来,留在哈尔滨这个美丽但稍显闭塞的城市里的亲人在一年年的减少,北京,浙江,国内,国外,情人们四散而居,逢年过节,就似乎少了点什么当时的味道。就如我,并不知自己将来会在何处,也许,也会同姑姑叔叔一样,带着我的家庭,父母去往另一个繁华的都市。

  燕巢枝杈松散,便会衔泥以维护。如今,家族四散而居,时常的走动来往,才能使亲情愈发浓厚。每个家族聚会的酒桌上总是充斥着家长里短,七大姑八大姨的闲谈八卦,也会有芝麻大点儿的家庭琐事被挑出来评头论足,或者陈芝麻烂谷子般的陈年旧事被一遍遍的说来说去。当我一个人在西安,回想起这些小市民气息浓厚的一幕一幕,却觉得异常的亲切可贵。家族的长远延续不在于某一个成员的金钱与地位,而是亲人们之间的常来常往。

(四)哺育

  我家的家谱早就随着时光更迭不知所踪,到我这一代也早没有按家族谱系取名字。我的家族也并非书香门第,就如很多普通家族一样,大多数家人都是每天早八晚五的工薪阶层。没有留下某个饱读诗书的先辈写给子孙后代珍贵而有意义的家书,家规。但我一直觉得,没有写于书纸,并不代表没有继承于心,传承于行。纸帛书信终会腐朽化为泥灰,但传承于心的精神气韵却会代代不息,薪火相传。

  小时候,我最害怕我爸爸。他曾一眼看穿我撒的谎,一手打掉我没等长辈夹菜便提前伸上桌的筷子;揪出我写作业时耍的小聪明……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可是,就这样长大,我懂得诚实,礼貌,勤奋,内敛,沉稳处事。我想,这就是家族的精神传承。一代一代,不会停止。

(五)天空

  我去西藏旅游时,在拉萨八角街上的一个书店里看到了一句话“天下没有远方,人间皆是故乡”。家族的兴盛不在于守护,而在于闯荡。心有多大,天地就有多大,脚步有多远,疆域就有多辽阔。远迁而来的先辈,千里迢迢,是为生存,是为家族兴盛。而今天,年轻人外出闯荡,同样是为生活,是为家族兴盛。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

  我名为思源,是爸爸妈妈希望,我以后不论在哪里,在做什么,都会饮水思源,不忘初心。十八年来,家族给予我,帮助我很多,对我的期望显与言语,又胜于言语。家族由家庭组成,但对于人们而言,家庭是温暖的,而家族,这一词总给人肃穆沉重值感。家族需要传承,并发扬光大,而这重担,就沉甸甸的压在每一个成员的肩上。

  春寒料峭时节,一只风筝飞上天空,初时总有些踉踉跄跄,但最后总会平平稳稳的俯视着大地上冒出郁郁葱葱的嫩芽。风筝飞得再高再远,总有一根丝线指引它正确的方向,遇上风雨也可回到温暖的港湾,之后再度出航。

  天下没有远方,人间皆是故乡。就如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人生在于闯荡,家族的兴盛也在于闯荡。

  长安春雪时,我走在梧桐树下。天空是白的,但我知道太阳就在上方;草地也是白的,但我知道春草就在下面。校园里,很多人和我一样,不知未来会在何处,但只需一步一步地,坚定地向前走,也许就会走出一条全新的,光明的路。

 

 

 

 

 

 

 

 

 

 

 

 

 

 

读过这篇文章的朋友也读过下面的文章: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