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彭康校长|新闻报道 >> 君心一片磁针石 ——深切缅怀敬爱的彭康校长

君心一片磁针石 ——深切缅怀敬爱的彭康校长

来源:西安交通大学彭康书院 时间:2017-04-27 浏览: 754 次  

作者   史瑞琼

 

 

11111

彭康

       彭康是久经考验的革命家,也是具有深厚造诣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教育家;是交通大学西迁丰碑的重要奠基者,也是开创西安交通大学千秋基业的杰出领头人。他的一生与国家发展、民族复兴同向同行。

       刻苦读书  立志报国

       1901年,彭康出生于萍乡市上栗县南岭下村的一个书香之家。十三岁时,经私塾和祠堂小学启蒙,以学名彭坚考入萍乡中学。当时的萍乡中学开西式教育之先河,融中西文化之精华,素有“赣西文化堡垒,渌水知识摇篮”的美誉。在这里彭康接受了现代科学知识的启蒙。中西文化的碰撞、新旧思想的交锋,使他逐渐认识到,中国要自强、要变革,必须学习西方的先进思想和科学技术。

       1918年秋,怀着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赤子之心,彭康自萍乡中学毕业后,踏上了赴日的旅程先后在东京的第一高等学校预科、鹿儿岛的第七高等学校造士馆及京都帝国大学求学。

       赴日后,彭康经过一年多的学习准备,通过严格考试,从约五百人的留日学生中脱颖而出,考取了中国政府官费资助留日学生的五所学校之一——日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班的文科类。

       经过短暂的文化学习,1921年4月,彭康以文科第六名的成绩,考入鹿儿岛县第七高等学校造士馆。由于他英文水平好,当时一天已可阅读一百页上下的英文小说,故被编入文科乙类,专攻德文,英文副之,并与日籍学生同班同学,成为本级毕业生中唯一一位中国学生。在七高学习的三年中,彭康学习了哲学、历史、伦理学、日本文学等课程,尤其是每周一半以上时间的语言学习,使他掌握了日、英、德语,为他日后译著马列著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1924年,彭康离开鹿儿岛,进入京都帝国大学文学部哲学科学习。京都帝国大学是日本明治维新后成立的第二所国立大学,素以思想自由、学风自由而著称。这样的学习氛围,激发起彭康强烈的求知欲。在这里,彭康系统研习了哲学课程,将三年内应修的18门课程,于两年内全部修完,并大量阅读了日文所译的有关社会主义的书籍和杂志。日本马克思主义研究先驱、京都帝国大学教授河上肇先生在这一时期发表了大量研究马克思主义的论著。他常常公开演讲,学生们可以自由选课,他的名字与社会主义、唯物论等词语共同烙印在留日学生的心中。

       京都大学现仍保存着彭康当年求学时的很多史料。创造社同人郑伯奇、冯乃超、李初梨、李铁生均曾在此求学。异国的经历,使得这些留日学生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个人命运与民族存亡息息相关。他们在校园内学习马克思主义,相互影响,寻求救国真理;又一同走出校园参加“反对日本干涉中国”的抗议活动,在学习与实践斗争中,从思想上走出唯心论哲学的圈子,向唯物论哲学迈进,从朴素的爱国主义逐渐走向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

       1927年冬,受创造社发起人之一的成仿吾邀请,彭康毅然放弃学业,于国内革命正处于低谷之际,回到了白色恐怖的上海,积极投身革命,后经周恩来亲自谈话,于1928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是他为了真理而战的一次选择,当时他已完成京都帝国大学的全部课程,只因没有提交毕业论文而未能获得学位。

 

       投身革命  勇担重任

       回国后,彭康与其他创造社盟友一起,旗帜鲜明地提出了“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口号,成为创造社后期以理论建树著称的一位成员。他从哲学思想和文化批判两个方面入手,翻译、撰写了大量理论研究著作,大力宣传马克思主义学说,先后发表《哲学的任务是什么》《科学与人生观》《思维与存在——辩证法的唯物论》《唯物史观的构成过程》等文,又从德文首译了《关于费尔巴哈论纲》(马克思著)《费尔巴哈论纲》(恩格斯著)等文,首译了《新社会之哲学的基础》(卡尔·考茨基著)《托尔斯泰——俄罗斯革命的明镜》(列宁著)《托尔斯泰》(列宁著)等文,成为中国早期传播、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之一。

       在贯彻中共中央关于文化战线反围剿的指示下,作为创造社代表成员之一,彭康与鲁迅、夏衍、钱杏邨等多位文化名人,发起、成立了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并在成立大会上与鲁迅、田汉等一起发表演说。“左联”,这一进步文艺团体,团结在被毛泽东誉为中国“文化新军中最伟大、最英勇的旗手”鲁迅周围,将永载于中国文化思想史上。

       然而就在“左联”成立仅一月后,彭康却意外被捕,先后被关押于上海提篮桥监狱和苏州反省院中。1930年4月9日,对于彭康而言必是终生难忘的。自这天起他在狱中度过了漫长的七年。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他正义凛然、斗志弥坚。他带领狱中难友绝食斗争,组织同志读书学习,利用一切机会宣传革命思想,自己却被关进禁闭室内以至奄奄一息。

       正是凭借着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彭康虽经牢狱苦难,却始终保持着崇高的革命气节。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经党组织营救,彭康获释出狱,由董必武同志亲自谈话,恢复党组织关系,继续投身革命,历任中共湖北省工委宣传部长、中共安徽省工委书记、鄂豫皖区党委宣传部长兼组织部长、津浦路西省委书记兼联防司令部政委。

       根据中央发展华中的战略部署,1940年彭康等一大批干部跟随刘少奇东进,开辟苏北根据地。彭康先后担任中共中央华中局宣传部副部长、部长,华中党校副校长,华中建设大学校长,华东局宣传部长兼秘书长,渤海区党委副书记,山东分局宣传部长等职。作为党在华中、华东地区宣传、思想、文化战线上的重要领导者,彭康做了大量工作,极大地促进了抗日根据地文化运动的繁荣发展。

       出狱后的十几载烽火岁月,彭康的足迹踏遍湖北、安徽、江苏、山东各地,为巩固与发展革命根据地、为新中国的诞生与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受命办学  开基创业

       1952年11月,毛泽东主席签署任命书,任命彭康担任交通大学校长,1953年1月起兼任党委书记。他从社会主义建设全局出发,团结带领广大师生员工积极响应中央号召,西迁创业,使广袤的大西北拥有了第一所多科性的国家重点工业大学,谱写出“胸怀大局、无私奉献、弘扬传统、艰苦创业”的西迁精神;他从国家长远发展的战略高度,牢牢把握社会主义高等教育的办学方向,定位学校的建设目标和发展方向,坚持为社会主义建设培养高质量的科技人才,强调学校工作始终要“面向教学、面向学生”,时常亲临教学一线,关心关怀教学的每个环节。他坚持实事求,尊重教育的客观规律,注重基础、注重实践,总结凝练出学校“起点高、基础厚、要求严、重实践”的办学特色,在不断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继承发扬严谨求实的校风学风、改进人才培养工作等方面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他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提出办好学校要牢牢抓好两条,一是党的领导,一是教师队伍的提高,使西安交大的师资培养工作作为范例在全国范围内宣传推广;他提倡“思想活跃、学习活跃、生活活跃”,期望学生们都能够德才兼备、全面发展,肩负起国家民族的重任。

     “学科建设是基础、师资队伍是关键”。十几年间,他的办学思想一以贯之,办学定位始终走在时代前列。

       在彭康一系列具有远见卓识的教育思想引领下,西安交大师生以务实、肯干的作风,扎根于西北,不但保存了老交大机、电、动等传统学科的优势,还新设置了无线电、原子能等尖端、新兴专业,恢复了院系调整后从交大分出的理科专业,为学校形成理、工结合的多科性综合大学,为改革开放后的进一步发展,铸下坚实根基。

       作为共和国老一辈教育家,彭康经历着新旧中国更迭、新老交大过度、上海西安办学等多重变迁,集吐故纳新、承东拓西、继往开来等多个历史使命于一身。他的教育实践,是在积极探索中走出的一条社会主义办学新路,为新中国培养高素质人才发挥了重要作用;他的教育思想,是在勇于实践中逐步形成的符合时代要求的思想理念,为高等教育的理论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今天我们缅怀彭康校长,更要秉承他“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的家国情怀。他的一生始终忠诚于党和人民。他的事迹精神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不仅留予后世铭颂,更将激励我辈不忘前人初心、勇立时代潮头。

 

读过这篇文章的朋友也读过下面的文章: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